4
5
6
7
8
9
10
11

跨文化沟通

要想为解决重大全球性问题提供社会、文化和道德心理机制(如,全人类一体化、拯救生物圈、消除全球性问题、克服全球性风险、为生产和消耗建立资源节约体系,地球计划中有具体阐释),我们必须建立和推广动员意识形态,这是认识世界的一个新的反危机途径。这一意识形态必须建立在地球伦理的基础上,而地球伦理又要建立在全球灵性领域大综合的基础上。大综合只有在和解基础上通过解决文化和价值观象征性问题才能实现。

不同民族对道德伦理范畴、伦理问题、高等力量信仰以及存在基础、宗教实践、目标设定和行为的看法和认识有很大的区别。经验显示,即便是对人类普世价值观的客观认知也没能让它们在不同国家的社会和艺术文化、教育或教养中占据同样的中心地位。全体社会问题(如个人地位、权利和自由)对现代国家的社会政策而言至关重要,这一点也同样不可忽视。文化历史价值观为政治文化提供养料,通过国家立法确立了正式的合法地位,因此是任何社会政策的基础。

正如十九至二十世纪的社会科学家、哲学家和未来学家所设想的一样,二十一世纪以文化冲突为开端。东西方价值观体系之间、传统社会和现代社会价值观体系之间以及大陆和岛屿文明价值观体系之间出现了碰撞。从地球观点来看,我们不可以授予不同的文化历史价值观体系不同的功绩。我们必须以和平的方式提出化解矛盾、利益冲突和心态差异的问题。跨文化沟通有助于文化和文明间开展对话,努力建立和解和互惠互利伙伴关系,实现存续并推动和平和发展。

Subscribe
Share: